国际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信用动态 > 国际

法国前总理:“亚洲影响”重构世界信用评级

文章来源:

添加时间:2014年04月18日

阅读量:

        ■ 我们需要在信用评级方面推出一些新的改革措施,帮助公众建立对信用评级的信心。“亚洲影响”代表一种新的信用评级模式,它应该成为一种起点,从而构建起一个全球性的新的信用评级架构。亚洲在这场改革当中应该扮演领导者的角色,首先亚洲有这个经济实力,同时亚洲的政治影响力也变得越来越强。信用评级体系的改革能够对环境、生产和经济增长都带来好处。

  ■ 我们越来越清醒地认识到,信用评级体系不应该是单一的,而应该建立起一个新的多样性的评级体系。多样性使得我们拥有两个信用评级,一个是来自本地区的,一个是来自世界的,这使得我们不需要依赖于一个评级。过去一年中国在这方面做了改革,而且获得了非常积极的成果。

  ■ 目前金融的不稳定性是全球化过程中的一个“肿瘤”,而且总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从1970年代起,我们进入一个以超级大国美国为中心,由美元来决定的国际货币体系,它深刻影响着每一个人的生活。也正是从1970年代开始,我们看到了越来越多的金融危机、债务危机。虽然我们已经采取了一些新的改革举措,但是,这还远远不够。我们如何减弱美元作为一种储备货币的垄断地位?坦率地说,这方面我们迄今无所作为,而这就加剧了危机再次发生的可能性。

  ■ 在全球金融改革过程中,第一个关键点就是货币的改革。货币的霸权主义使得我们都面临着风险,尤其是美国,因为没有任何有效的制约机制来控制美国的债务。戴高乐总统曾经非常清晰地指出,需要建立一个新的公平的体系,这个体系必须建立在全球的基础上,建立在一篮子货币的基础上。目前这方面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当下银行体系中有很多的衍生品,还存在着非常严重的影子银行问题,到目前为止还没办法控制它,所以我们需要进一步加强监管。

  □多米尼克·德维尔潘

  当下世界经济正面临着各种困难和挑战,我们应该携起手来共同面对。在这样的形势下,首先,我们需要警醒,因为国际金融体系的改革迫在眉睫,如果我们不想看到世界陷入混乱的话。其次,需要大家一起来思考:我是谁?我们对于今天这个世界能做些什么?第三,如何采取非常具体的措施来改革全球金融体系。

  目前金融的不稳定性是全球化过程中的一个“肿瘤”,而且总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这一点早在19世纪时已被得到证明,其后果就是我们所看到的第一次世界大战。

  金融的不稳定会造成一系列的影响:不稳定会造成信用的降低,信用的降低会带来投资的降低,投资的降低又代表着成长的降低,成长的降低代表着就业的降低,而就业的降低最终意味着家庭贫困和人民贫穷,所有这些又反过来造成今天金融的不稳定性比以前更加剧烈。

  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情况?因为从1970年代起,我们进入一个以超级大国美国为中心,由美元来决定的国际货币体系,它深刻影响着每一个人的生活。也正是从1970年代开始,我们看到了越来越多的金融危机、债务危机,包括非洲的1990年代的债务危机,1993年的欧洲汇率危机,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1998年的俄国危机,还有其他的危机。最后,在2008年我们看到了雷曼兄弟的破产,雷曼兄弟的破产又导致了全球的金融危机。

  虽然我们已经采取了一些新的改革举措,比如G20集团推出了《巴塞尔协议》和一些区域协议。但是,这远远不够。我们如何减弱美元作为一种储备货币的垄断地位呢?坦率地说,在这方面我们迄今无所作为,这就加剧了危机再次发生的可能性,世界的形势已经变得非常紧迫。

  如果我们仍不采取措施的话,在全球化的背景下,未来我们的债务势必会加剧,进而导致政治和经济的灾难。我们看到美国和欧洲聚积了世界债务总额的90%。在亚洲,他们对我们有大量的出口,这些出口是用贷款或信用的方式来付款。因此我们可以这么说,是西方在利用中国、亚洲的货币存活。

  强大中的亚洲力量

  中国总理李克强前两天在博鳌论坛上给大家做了一篇非常重要的发言,我感觉到中国和亚洲目前正在崛起,而且中国和亚洲是希望能够承担起自己在新世界中的责任。

  亚洲如今在全球金融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是最大的信用持续者,它的出口量非常大。尤其是中国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累积了庞大的外汇储备,并且拥有非常积极、主动、灵活的主权投资的工具,已经成为全球非常重要的经济力量。

  当下中国正在积极地推进经济国际化,把自己的影响和生产能力推向海外。上海自贸区的设立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步。在那里,我们看到了利率进一步的开放,以及人民币正在成为国际货币,在不同的金融中心的作用变得越来越大。

  对于世界和世界金融体系来说,这种巨大的变化意味着亚洲正拥有更多的政治力量以及文化的影响力,也就是软实力在增加。有三大因素导致了这一点:

  第一,自我的觉醒和文化的自豪感,这点在印度,在中国,以及在东南亚都能感觉到。

  第二,文化产业的活力,印度、中国的出版业、电影业以及服务业等发展迅速。

  第三,就是我们看到亚洲的移民,他们来到西方,对西方也产生了影响。

  我们还看到中亚通过丝绸之路在进一步发展同中国的贸易,这就意味着中国需要建造更多的基础设施,包括油气管道和机场。就像我们看到巴基斯坦和中国建立的交通走廊,这是一个在公路及铁路方面非常重要的交通枢纽。

  除此之外,我们需要建立一种平衡,能够帮助我们建立一个更加完善的架构,而这种架构能让我们更好地维持整个地区和谐。目前,正在讨论几项非常重要的贸易协议,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进展,可以进一步加强亚洲的团结。与此同时,我们也看到跨太平洋协议以及其他一些区域性的协议。需要强调的是,它们不应该成为对立的协议,我们必须认识到这点,不然势必会影响到亚洲的未来。

  我们期待到2015年能够建立起更多的贸易协议,以进一步促进亚洲的贸易发展,创造更多的投资机会。

  全球金融改革的共同原则

  实际上,我们面对的问题不仅仅是亚洲,更需要的是如何进行全球性的金融改革,建立起一整套的共同原则。

  首先是全球性。经济并不是一个单一的体系,

  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单一模式。为此,我们需要和各种不同的现有组织和机构加强合作,这种合作并非是把自己的模式强加给其他人。我们也知道,在目前这样的经济环境中,还需要从地区贸易协定来着手推进全球性的改变。

  第二是建立信心。我们需要做好准备,实行治理方面的改革,从而制定出更加明确有力的决策,以加强金融改革的治理。另外,在各个不同的利益相关方之间,我们需要倾听不同的声音,需要进一步促成IMF提高效率,藉此让我们树立更多的信心。

  第三是公平。公平在不同地区是有文化差异的,在这里,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则就是互惠,我们需要建立起国家之间的互惠。要能应对各个国家的监管和干预,进而保护自己的核心利益,但是我们也需要有效的尊重,比如在通讯、国防以及一些交通基础设施等方面,我们需要建立起更加和谐和相互信任的关系。

  对于互惠,我们知道并不是简单的保护环境。比如TTIP投资方面的合作协议,目前有很多人都在争论,法国目前已经非常清楚地指出,在这个贸易协议的制定过程中必须尊重文化。文化不是简单的市场商品,它也有价值观、市场的凝聚力以及整个社会的认同感。我们知道,现在不同的国家由于发展速度不同,正处在不同的发展阶段,并且各个经济体必须要按照自己的实际情况去寻找自己的发展道路,尤其是在应对气候变化和其他领域中,我们都需要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支持,从而促进他们建立可持续的发展机制。

  当然,在贸易和投资原则方面也是如此。我们在促进和实施投资协议时,能通过这样的路径对不同发展阶段国家的相关的产业进行一定程度的扶持,使其发展成为世界强国。所以我们认为,对于这场改革,我们首先需要建立地区与地区之间的合作,亚洲并不是单打独斗,同样欧洲也必须加强和亚洲合作,在亚洲和欧洲需要建立一条精神上的丝绸之路,而它们之间的合作也势必关系到世界的明天。

  经济体系第二个非常重要的特征是进行跨行业的改革。在这场改革过程中,第一个关键点就是货币的改革,货币的霸权主义使得我们都面临着风险,尤其是美国,因为没有任何的制约机制来控制其债务。戴高乐总统曾经非常清晰地指出,需要建立一个新的公平的体系,这个体系必须建立全球的基础上,建立在一篮子货币的基础上,比如像IMF、特殊提款权。目前这方面我们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当下银行体系中有很多的衍生品,还存在着非常严重的影子银行问题,到目前为止还没办法控制它,所以我们需要进一步加强监管。

  第四,对于海外投资的改革。因为我们看到,在目前全球化过程中,出现了越来越多的腐败和犯罪活动所导致的黑洞。

  中国在世界评级体系改革中的角色

  第五,评级体系的改革。在我看来,这是最关键的改革,原因有四:

  1、它并不是一场简单的改革,我们知道在这个领域中各种评级体系众多。

  2、我们需要对改革进行评估,帮助我们建立起对整个经济的信心。信心是稳定的关键,这是评级体系需要做的工作。我们看到信用评级在跨界的贸易中起着非常大的作用。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法律体系、不同的文化传统。因此,我们需要用信誉评级对他们进行评级,而不是仅仅依赖对方告诉你的一些情况。如果我们不对评级体系进行改革,市场就会遭到破坏,因为大家对信用评级没有信任感,如果我们信用评级不能给投资以指导,就会影响投资的进程。我们希望信用评级真正给客户带来益处,带来新的服务,包括对中小企业的服务。因此,我们也需要在信用评级方面推出一些新的改革措施,帮助公众建立对信用评级的信心。

  3、在这场国际金融危机中,现有评级体系的弱点暴露无遗。金融危机让我们看到了金融体系的不稳定性,包括在西方和亚洲,风险会给我们带来泡沫,甚至会给我们带来很多的债务。显然,改革已迫在眉睫。

  我们看到,由于缺乏信用评级的指导使得资金的去向紊乱,资源缺乏有效的配置,我们需要信用评级制度给予投资者指导,缺乏信用评级会影响世界经济的增长。目前的信用评级没有给予中小企业很好的指导,但中小企业又占据了出口总额的45%,而在德国,它的中小企业已经成为经济体系的支柱。

  4、政治的不公平。信用评级往往会利用政治的影响力,不管它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目前三大评级公司占了市场份额的95%,它们的一举一动影响着政治。比如俄罗斯主权信用的下降,它不但会影响人们对信用评级的可信度,同时也会带来双重标准的争议。我们还看到巴基斯坦的案例,由于货币体系的误解,使得巴基斯坦的公司只获得很低的评级,实际上他们可以获得更高的评级,所有这一切都是由于主权债务的偏见评级。

  在西方,我们也看到这种信用评级体系带来的负面影响,看到它对政治的影响,这一点在2010年的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中表现得很明显。

  “亚洲影响”代表一种新的信用评级的模式,它应该成为一种起点,建立一个全球的新的架构。亚洲在这场改革当中应该扮演领导者的角色,首先亚洲有这个经济实力,同时亚洲的政治影响力也越来越强。李克强总理也指出,信用评级体系的改革能够对环境、生产和经济增长都带来好处。因此,亚洲将会建立起一个非常好的体系,能够使我们更好地防范未来的风险。

  同时,我们越来越清醒地认识到,信用评级体系不应该是单一的,而应该建立起一个新的多样性的评级体系。

  多样性使得我们拥有两个信用评级,一个是来自本地区的,一个是来自世界的,这使得我们不需要依赖于一个评级。过去一年中国在这方面做了改革,而且获得的非常积极的成果。

  我们也通过评级服务带来更多新的融资渠道,它意味着建立起区域性的基金,比如说亚洲开发银行,还有其他的基础设施开发银行。这些基金可以发行自己的债券,同时也可以支持一些基础设施的项目。而且,对于地方的小公司也能提供更大的支持。

  这种原则正在转化成一种行动,世界信用评级集团2013年在中国香港成立,它能进一步推动地方以及非主权的信用评级体系,同时也能对跨境的投资提供世界的评级。

  这样,使得我们对于世界已有的三大评级体系起到一个补充的作用,而不是要取代他们。我们觉得世界信用评级体系能够带来一种稳定,能够使得政治层面更加有意识了解到,它能够建构一个新的区域和全球的体系,能够推进信用度,能够进行研究和创新。

  联合国应该推进这种信用评级体系的改革,并且借助这种支持传递一种信号,就是遏制金融的不稳定。我们所强调的这种信用评级,能够给世界带来新的变化。同时我们也强调联合国和安理会的作用,这也是前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在2000年所提出的。

  信用评级改革需要在全球范围推广,需要对新的环境进行适应,要考虑到有哪些新的概念,这些新的概念要强调建立起一些贸易的通路,而不是保护主义。同时,还有信息的交流,从而使得决策更加明智。因此风险的评估也需要更快更加符合现实,使得我们能够看到未来,看到长期的潜在风险,包括不平衡的风险。

  当一切不发生变化的时候,你只需要做一个简单的比较,做一些加法,但是,在世界变化很快时,必须有一些超前的预见,这样才能够增加成功的胜算,而且这种胜算是没有先例的。因此,要采取一些新的方式来应对网络时代,以及网络金融时代。

  我们需要走出一条创造新模式的道路,这样才能为我们带来一个和谐多极的世界,为达到这个目标需要政府、公司和公民创造性支持。

  现在是一个重要的时刻,需要我们发挥想象力,需要有信心,需要推出各种各样的措施和计划来。让我们携起手来。